• <fieldset id='98d20'></fieldset>

    1. <i id='98d20'><div id='98d20'><ins id='98d2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dl id='98d20'></dl>

        1. <ins id='98d20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98d20'><strong id='98d2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98d20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98d20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98d20'><em id='98d20'></em><td id='98d20'><div id='98d2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8d20'><big id='98d20'><big id='98d20'></big><legend id='98d2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<tr id='98d20'><strong id='98d20'></strong><small id='98d20'></small><button id='98d20'></button><li id='98d20'><noscript id='98d20'><big id='98d20'></big><dt id='98d2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8d20'><table id='98d20'><blockquote id='98d20'><tbody id='98d2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8d20'></u><kbd id='98d20'><kbd id='98d20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沉默的LOVE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落葉卷起秋風,狠狠地砸在玻璃上。它們窺視著教室裡穿著校服的學生們。在一個很容易被人遺忘的角落,坐著一個沉默的,常被人遺忘的女生。從上學到放學,他便一直地坐著,沒和任何人說話,也沒走出教室。偶爾揮一揮手,那是隻蒼蠅在亂飛。今天一如既往,上學教師的第一件事便是點名。“六號,六號……哦,今天沒來。”老師大聲地喊道,即使她把手舉過瞭頭頂,老師的目光永遠也不會掃到那個角落。“我……我有來……”不知哪來的勇氣,她突然站起身說話。當她再次坐下時,發現全班同學都在埋頭寫作業,一點也沒有註意到她。她沮喪地拿起瞭書,卻發現前排閃著一雙眼睛,正不住地看著她。“那……不是班裡的班草嗎?怎麼……”她心裡一邊想著,一邊迅速地翻著書,她從未像今天這樣手忙腳亂的。但是好奇心讓她的眼睛向前望瞭一眼,她看到他微笑瞭一下,便回過頭看著黑板瞭。一陣奇妙的感覺,讓她的心跳得劇烈。她開始接觸到什麼是喜歡,什麼是快樂……

              隔瞭好幾天,她又過著同樣的生活,同樣的被老師遺忘。“六號,六號”,她聽到瞭叫她的聲音,但絕不是老師。“是他……”她發現他正慢慢走來,心裡的“兔子”又開始亂串。他坐在瞭前排,又露出前幾天的那個微笑。“你好,我叫正陽,很高興認識你,你呢,叫什麼?”突如其來的話讓她更不知所措,她很小聲地回答:“你……你好,我叫陳……蘭。”“陳蘭,很不錯的名字,那我以後就叫你小蘭咯,行嗎?”她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稱呼她,心就快要跳出來瞭,“好……好.”“那小蘭,明天見咯”他微笑地站起身來,向我招手。“再見……”她心裡溢出的某種感覺,是她以前從未又過的,她開始,戀愛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經過瞭幾個星期的相處,她發現對方是個非常開朗,非常熱情,而且很聰明的人,跟她完全是相反。但慢慢接觸久瞭,她也開始嘗試和別人交談,努力與別人相處,終於她開始被老師和同學記得。這一切,都是因為他的“訓練”。因為和他在一起,總要說很多話,總要學著和陌生人交往。不久,她便真正成為一個開朗的人。但是對於他,她還是很沉默。因為她的心告訴她,喜歡他……

              冬天到瞭,落葉也披上瞭衣服。她獨自一個人,靜靜地等待著公交車的到來。“小蘭……”她聽見有人在叫他,“我找瞭你很久瞭,原來你在這。”他有點喘氣的說。“有什麼事嗎,這麼著急?”她疑惑地看著他。“做我女朋友吧!”她以為她聽錯瞭,“做我女朋友,好嗎?”第二次的問句讓他便得很緊張。“這不正是我所希望的嗎?和他在一起,我就能非常快樂,我喜歡他。但是為什麼我有點猶豫不決呢……”她低著頭,腦海不斷地想著。“讓我想想,好嗎?”她慢慢地回答……這樣一等就是幾十分鐘,公車早已過站瞭。好吧,這也許對你來說太突然瞭,那以後再說吧……”他終於開口瞭,她也隻好點頭,不再說什麼瞭。

              雪開始下瞭起來,他們坐在公園的椅子上,彼此都不說話。這一刻,空氣裡彌漫的是愛,還是沉默,她也不知道,隻知道她的脖子上多瞭條圍巾,他們又沉默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但這一次,她靠在瞭他的肩膀上,靜靜地接受……

              這份沉默的愛……